文化产业开启“云模式”“危”中迎“机”

原标题:文化产业开启“云模式”“危”中迎“机”

抖音联合九大博物馆推出“云游”活动,20日晚第一场直播带来国家博物馆的“证古译今――甲骨文文化展”,截至当晚10时获赞近11.4万多,堪称火爆……

薛某是福建省福清市龙田人,出生于1990年,是一名自媒体从业人员。福清是国内著名的侨乡,福清籍华人华侨遍布世界多个国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薛某表示,2月下旬,他在网上看到一些疫情相关文章后,便产生了借助“疫情”涨粉的想法,于是,他和员工炮制了数百篇“华商太难了”的文章。

特别是一些以新产业、新产品和新模式为代表的新动能还逆势增长,3月份高技术产业增加值的增长8.9%,比1-2月份是大幅回升了20多个百分点。

“对于这种慌报疫情和故意散播谣言,造成公众恐慌和扰乱公共秩序的,国内早已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潘祥灿对澎湃新闻表示。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 毛盛勇:我们的新产品比如3D打印设备、单晶硅、多晶硅、智能手表等等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长,与互联网相关的经济表现比较活跃,比如我们的电子商务、在线学习、远程问诊等等比较快地发展,我们网上实物商品的销售3月份是增长了5.9%,占整个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比上年的同提高了5.4个百分点。

刚刚上线的微信小程序“云游敦煌”抢先体验版,用户足不出户、动动指尖即可畅享敦煌文化之美。受疫情影响,敦煌研究院自1月24日起对所管辖的莫高窟等石窟暂停开放,此时顺势推出小程序,将敦煌石窟的内容进行了分类呈现和深入的解读,同时还具有很强的参与度。院长赵声良说,这是敦煌研究院一直以来以数字化技术手段展现敦煌文化的又一次有益探索。

抖音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抖音一直致力于成为视频版的百科全书。而此次推出的“云游”,显然能博得更多用户好感。

她认为,足不出户为以游戏产业、网络教育为代表的云经济带来了重大机遇。打游戏、刷小视频成为许多人打发时间的首选,但是此类数字产品给人带来更多的是娱乐,随着在游戏上花费时间的不断增长,达到一定的瓶颈期,给人带来的空虚感也会随之增加。这就需要业界反思,如何构建给人们带来温暖,创造有温度、有力量的云经济文化内涵。 (记者 应妮)

朱巍认为,应该将多次发布不良消息的运营主体列入行业“黑名单”,一个号出问题,其它号也应该受到影响和限制。

2月,薛某和员工炮制了数百篇“华商太难了”的文章。“没人雇我发这些文章,是我自个发的。发出后,阅读量大多是几百,粉丝也没涨。”接受媒体采访时,薛某说。

4月3日下午,澎湃新闻从福州市公安局了解到,此前发布多篇《疫情之下的XX国,店铺关门歇业,华人有家难回,XX国华商太难了!!》虚假消息的公众号管理人员薛某已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到案后,薛某承认相关文章均为其一手捏造,目的就是为了提高阅读量和涨粉以期赢利。

华东某省网络安全执法总队民警胡浩(化名)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分析,这些自媒体的商业逻辑就是“流量为王”,然而这种行为借疫情之名,谋取利益,一些言论和行为甚至已经影响到了疫情防控工作。他介绍,这将是公安机关重点打击对象,因其轻则违法封号、重则构成犯罪。

中国的文化产业曾被给予厚望。根据相关规划,到2020年文化产业将成为中国的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不期而至的疫情,势必会将这一目标延迟。

孟威认为,公众在寻求、传播和表达意见看法时具有选择性,当某种十分迎合公众心理的信息或潜在情感出现时,更容易导致公众的“羊群行为”,助长谣言的制造、传播和盲从。

众多实体书店积极自救,通过网店、微店、小程序、社群、视频直播等多种形式开展线上业务:实体书店变直播间,“云打卡”“云陪伴”“云分享”“云购买”,其意融融,一派火热……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这些自媒体的行为某种程度上是在“发国难财”,利用在疫情期间很多民众朴素的爱国情绪,打着所谓“爱国”旗号传播谣言。这种粗制滥造、拼凑而成的文章,如果获得大量流量,那真正严肃、客观的信息则被冲淡了,这对民众、媒体而言都是危害极大的。

目前,炮制“华商太难”系列的自媒体企业已经受到处理,相关责任人被警方刑拘,其他文章多被删除、封号等处理。1月1日至4月16日,微信平台删除涉嫌夸大误导文章约9000篇,限制能力或封禁公众号2500个;删除谣言类文章6915篇,限制能力或封号20000个。

澎湃新闻注意到,两高、两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中,就专门对“严惩造谣传谣犯罪”作出明确规定,并“条分缕析”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等行为的“入罪门槛”,目的就是要从严打击。

同时,中国基本稳住了就业和物价,有力保障了民生。虽然遭受严峻疫情冲击,但中国一季度并没有发生大规模裁员情况,就业形势总体平稳。3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比上月降低了0.3个百分点。与此同时,3月份居民消费价格(CPI)涨幅回落0.9个百分点,特别是食品价格涨幅回落,可见食品供应比较充裕,社会物流比较畅通。

今年3月份,“俄罗斯华商太难了”“柬埔寨华商太难了”“莫桑比克华商太难了”的自媒体文章,以整齐划一的节奏,大肆渲染全球华商遭遇的危机。

此外,许多自媒体平台会有原创作者奖励机制,对热度较高的文章作者定期发放奖金。另有一些自媒体平台会接收作者投稿并发放稿费。

谣言流量背后的“生意经”

与此前“华商太难”的克隆文章不同的是,“多国女子想嫁到中国”类文章内容叙述上未发现明显复制、套用文案现象,但其讲述主题均为“某某国女子都想嫁到中国来”。

“自媒体通过批量化生产迎合受众某种观点和心理倾向的内容,操控信息覆盖用户认知,制造出舆论一边倒假相,影响用户做出正确舆情判断和行为选择,这种批量炮制是网络谣言传播的一种套路化手段。”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网络新媒体研究室主任孟威接受采访时认为。

专家:对传谣营销号背后主体应有所限制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类谣言的生产及传播的时间正处于国内疫情有所控制、国际疫情迅速蔓延时期。

在第一篇文章发表后,薛某便开始向各个华侨微信群推广。而之前,他们更是用同样的方法炮制了一系列“世界失控了”的文章。

公众是信息传播主体和接受者,朱巍认为,应在日常积极培养对信息的理解和判断能力,提高网络素养,增强谣言抵御力,珍惜自己的话语权,用好话语权。

“大量的虚假信息使得用户难以有效获得真实信息,进而对事件造成误判。我们国家的疫情在很多人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下得到了控制,但是还面临着输入性风险。”胡浩说,这种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疫情谣言行为,会产生“裂变”反应、“放大”效应,带来难以估量的社会危害性。

据统计,2019年春节档票房58.59亿元(人民币,下同),2020年基本颗粒无收(原预计70亿);2019年春节假期(2月4日至10日)全国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2020年旅游业务全面停摆;2019年春节期间大型节庆演出精彩纷呈,2020年则停演或无限期推演。文化产品的生产与供给亦受到严重影响,正在拍摄的影视剧、网络综艺等均已暂停。

此类自媒体乱象该如何治理?

在公众号、微博、头条、百家号等平台上,当号主拥有一定的粉丝量后,就有可能接到广告商递过来的橄榄枝。洽谈成功后可以发布广告,比如微博里常见的牙刷广告,以及公众号里常见的团购软文。此类广告或分成,或一稿一价,收益远远高于贴片广告点击收益,通常是自媒体变现的最佳途径,但仍然是需要有一定的粉丝量和流量予以支撑。

广电总局节目收视大数据系统统计,1月25日至2月9日,全国有线电视和IPTV较去年12月份日均收看用户数上涨23.5%,收视总时长上涨41.7%,电视机前每日户均观看时长近7小时。

胡浩说,他们这些自媒体的商业逻辑就是“流量为王”,只要能获取流量,他们就可以通过多种渠道来实现变现。

编造故事迎合某些网民心理

这些文章以华人口吻讲述“国外疫情下的困境”,均以“疫情之下的××国:店铺关门歇业,在××华商太难了!”为题,如套公式一般,仅将地名、人名和行业进行更换后再次发布。

《歌手》《声临其境》《王牌对王牌》等多档综艺先后开启“云录制”,《嘿!你在干嘛呢?》《天天云时间》《好好吃饭》等“云综艺”也已陆续上线,高晓松在家边吃边聊的直播让网友大呼接地气……

朱巍介绍,2020年3月1日起,《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正式施行,其中对不良信息传播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作为内容平台需进一步担负主体责任,做好信息把关,同时采取有效机制防范谣言流出,减少谣言对的社会伤害。

此消彼长的现状是,聚众娱乐型文化行业遭受重创,居家在线型逆势上扬。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王选辉

比如,与1-2月份相比,3月份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降幅大幅收窄12.4个百分点;此外,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产出基本恢复到了去年同期水平。41个工业行业中,90%的行业当月增加值都比1-2月份加快。加之,前期出台一系列帮扶企业渡过难关的政策,包括进一步减税降费,降低企业各方面成本,减免、缓交、少交社保费等,帮助推动企业复工复产的政策举措在不断地显效,未来回升态势有望持续。

但与此同时,基于互联网的数字文化产业,例如动漫游戏、网络视听新媒体、在线展览、线上培训和网络文学等行业门类,迎来了加速乃至爆发式增长。2020年春节期间,游戏《王者荣耀》峰值DAU(日活跃用户)在1.2亿至1.5亿之间;短视频平台快速发展,抖音的DAU破3亿,同比增长93.1%。

胡浩说,编造海外华人“太难”文章,可能会在留学生等群体中制造恐慌,产生误导,对他们的决策造成干扰,从根本上来说也不利于疫情防控,“一些本来无须回国的留学生着急忙慌地扎堆回国,大大增加了境外输入风险。”

《刑法》第291条之一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以前对内容治理主要是在内容,而现在关键在于传播。规定中明确,涉及到低俗、谣言这些不良信息,不应该纳入到算法推荐体系,这种信息不能被推荐上热门。作为平台,算法要管好第一道防线。”朱巍说。

文章指出,一个账号每天哪怕只赚20元,200个账号就是4000元,一个月就是12万,出现“爆款10万+”更是赚得盆满钵满。与之相应的,后台则只需要两三个月工资几千元的“小编”维护,并没有什么成本。这些账号,也被业界称为“营销号”。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因为疫情短期的冲击而发生变化,但是,当前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中国需要做好长期应对较大外部风险的准备。

对已被福州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薛某来说,恐怕在当初编造虚假信息时,也没有料想到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常年在网安执法一线的民警胡浩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些自媒体用惊悚的标题、夸大其词的图文,营造“国外疫情已经彻底失控”的氛围,主观上存在编造、传播的故意,于后果上造成公众恐慌心理,影响抗疫大局。

在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教授、美国芝加哥大学访问学者齐骥看来,此次疫情将进一步催生以非接触经济为特色的新体验经济、新文化业态、新注意力经济的产生。在此期间,用户线上文化消费习惯的养成,也将为数字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一个跳板和契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应该将多次发布不良消息的运营主体列入行业“黑名单”,一个号出问题,其他号也应该受到影响和限制。

潘祥灿说,从薛某的所作所为看,在主观上存在编造、传播的故意,于后果上造成公众恐慌心理,影响抗疫大局,达到“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临界点,已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并不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