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骗子套路深假身份、假学历还雇“亲妈”演戏

雇“亲妈”演戏这个骗子套路深

假身份、假学历、假购房合同,甚至还有个假妈妈……只有初中文化的徐凯,为了诈骗钱财,可谓煞费苦心,上演了一出出“好戏”。近日,经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徐凯有期徒刑五年。

没过几天,文秋因为母亲要做手术又赶回老家,徐凯知道后陪同她一起回老家。为了不让妻子发现端倪,徐凯在宾馆呆了三天。这次回到苏州后,文秋对徐凯的好感倍增,觉得他自身条件不错,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男人。文秋大学毕业,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急于“脱单”的她一直在渴望一份真挚的感情。

有一天,“假妈妈”焦急地跟文秋说,徐凯的外公生病了,联系不上他人,希望他赶紧回家一趟。文秋迅速向徐凯转达了“假妈妈”的话。徐凯说,外公已经去世了,希望借点钱,自己去老家办一下外公的后事。文秋向朋友借了2万元给徐凯。

他向记者介绍,中总已经着手布局,正在推动和规划众多对接平台,促进马来西亚企业对接中国发展机遇。

身份被揭穿,万千套路绕不开“钱”

他认为,这是中国顺应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际环境、形势的变化,同时立足中国本身的基础条件所提出的规划,“不仅作为经济修复的应对之策,更是中国发展的长远之计”。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题图设计:赵一诺)

此后,二人的联系越来越频繁,几天后,徐凯约文秋去做汗蒸,试着身体接触。看到文秋没有抗拒,徐凯索性约她晚上一起住酒店,当天晚上二人确立了关系,过了几天,徐凯退租搬到文秋的小区住,二人正式同居。

文秋觉得男朋友用钱都是有正当用途,从来也没有拒绝。与此同时,她也表达了想和徐凯结婚的愿望,希望可以尽快安排双方父母见面。

2019年2月,徐凯和文秋说,老家的工厂要拆迁了(此前他曾和文秋虚构自己的父母在做木业生意),他想早点拿到拆迁款需要请人吃饭,向文秋借1万元。“假妈妈”也发微信和文秋说,这种事情要多花钱,早点拿到拆迁款,文秋又转了1万元给徐凯。

戴良业对记者表示,消费是经济增长持久动力,从需求层面来看,中国首先具备了超大的市场规模优势,可说是全球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若能有效地提振中国内需及提高中国国内企业的创新能力,并以消费复苏带动生产复苏,可形成中国国内市场及国际市场的良性互动。

发现自己被骗以后,周彤加上了文秋的微信,在朋友圈中看到许多徐凯的照片,她向文秋说了自己的遭遇,文秋托人在老家问了徐凯的情况,发现他已婚已育,之后文秋见到了徐凯真正的母亲,又去查证了徐凯向自己提供的买房发票等,发现都是伪造的。此外,文秋还多次收到多家网贷平台的催款信息,发现徐凯以自己的名义在多个贷款平台贷款、套现了十多万元。

徐凯坦言,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文秋自己已婚的身份,一开始是想和她发生性关系,而之后就想骗她的钱了。

同月,文秋邀请朋友彭玲来家里吃饭,彭玲说起了养蚂蟥的事情,激起了徐凯的兴趣。之后,徐凯去彭玲的美容馆做了几次减肥项目,但都没付钱。当彭玲说起做项目需要支付费用时,徐凯和对方介绍自己是做金融项目的,可以帮她把信用卡的额度提高,彭玲便把自己银行卡的账号和密码给了徐凯。

2019年4月,徐凯在老家的便民信息栏上看到一则征婚广告,于是他用“假妈妈”的微信联系上了对方,说要把儿子介绍给她。对方同意后,徐凯又用自己的微信加了对方。一来二去二人也确立了关系,徐凯也开始陆续问新女友周彤借钱。

展望在此规划下的马中合作前景,戴良业说,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不久前刚刚访问马来西亚,中国表示将支持马来西亚抗击疫情、协助马来西亚经济复苏。“这给马来西亚企业界捎来了好消息,”戴良业说,马来西亚商界乐见马中合作关系增进及经贸合作前景得到拓展。

假妈妈按照徐凯的要求,在二人同居的房子里和文秋见了面,拉了一些家常后,借口要照顾徐凯姐姐的孩子便走了。徐凯又注册了一个微信,用假妈妈的身份和文秋聊天。

今年9月初,中总与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举办了一场在线视频对接会,共同为马中商家搭建对接平台。由于对接会反馈良好,两会预计将在12月份“乘胜追击”加办一场视频对接会。此外,中总也继续组团参加即将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在征婚信息中捕捉行骗对象

戴良业表示,希望能在后疫情时代,继续全力推进马中两国之间的交流及经贸发展。“作为马来西亚华裔商会的联合总机构,中总将继续发挥自身在商贸网络、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为大马企业开拓中国市场,同时也为中国企业在马发展搭桥铺路。”(完)

检察官认定,徐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欺骗手段,虚构买房、开店、外公去世等,共计骗得文秋32万余元,数额较大,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遂于2019年12月31日向法院提起公诉。

2018年清明节假期前一天,徐凯和弟弟一起开车回老家,并带了两个人坐他们的顺风车。徐凯和其中一个女孩文秋在路上相谈甚欢,互加了微信,在老家休假的几天,二人也一直在聊天。聊天中,徐凯自称单身,毕业于上海某名牌大学,在某公司金融部门上班。假期结束后,二人又相约回到苏州。

2019年春节前,文秋拿到工资和年终奖10万余元。徐凯趁此机会以要在老家开超市为名,向文秋骗钱。这些钱基本都被徐凯挥霍一空,为了支持男友的“事业”,文秋刚到手的年终奖很快也所剩无几。

在戴良业看来,在此前的“十三五规划”期间,中国已经在脱贫、绿色经济发展、“一带一路”建设上取得很大成就,也增强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的信心。

同年10月,徐凯又和文秋说,自己之前买的房子要装修了,要交纳装修押金给物业,加上改造房子的地板瓷砖等,总共需要4万多元。文秋想,徐凯的房子以后也是自己的房子,装修需要钱也是很正常的,便向自己公司的老板借了3万元,加上自己的存款,凑了4万元给徐凯。

通过梳理多起类似案件后,检察官发现,骗子的惯用套路是把自己包装成单身多金的有志青年,钟情专一,但实质却是广撒网多骗钱。不是买房需要钱,就是生病急需钱,始终绕不开一个“钱”字,在骗钱时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取得对方的信任,并作出虚假承诺。检察官提醒:在交往中要尽量核实对方身份,谨防步入犯罪分子精心设计的圈套,人财两空。

周彤在和徐凯交往的过程中,听徐凯说自己家里是做生意的,戴的手表都是几十万元的,可她发现徐凯都不用怎么上班。另外,徐凯手机里总是有一个叫“文总”的人打来电话,徐凯每次都到没有人的地方去接。周彤还发现徐凯车里的行驶证和微信里都有这个人,这让她起疑。

为了稳住文秋,以便继续骗她的钱,徐凯答应了文秋要见父母的要求。想起在朋友圈经常看一个网友发招募演员的工作,徐凯便联系上对方,希望对方找一名50多岁的女性扮演他的母亲。

同年5月到7月间,徐凯又以购买投资理财产品、堂弟在做放贷业务、父母在家生活不易、自己准备创业等多个理由向文秋借钱。

之后,徐凯还去老家接来了文秋的母亲和假妈妈见面,双方正式定下了婚事,文秋也对男友更加信任了。

周彤去问徐凯他是不是有老婆了,徐凯却说他没结婚,并且准备和文秋分手。看到这种情况,周彤便不打算再和徐凯谈恋爱,只想把自己的钱要回来,徐凯却始终不还钱,对她也慢慢疏远了。

隐瞒已婚身份,搭讪未婚女白领

为获信任,竟然找个假妈妈助攻

30岁出头的徐凯,在江苏宿迁老家读至初中毕业,便早早走上社会,在老家结婚并育有一双儿女。婚后,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老家生活,徐凯一个人在苏州打工。

2018年5月,徐凯对文秋的钱打起了主意。他找人伪造了一张某房产的购房定金发票,跟文秋说,自己准备在苏州买房了,还缺5万元。文秋二话不说去银行和贷款平台贷款,加上自己的存款打给了徐凯。

原来徐凯和自己的交往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文秋心灰意冷,她打电话提醒彭玲说徐凯可能是个骗子,彭玲立刻查找自己之前给徐凯让他帮自己提额的两张信用卡,发现额度都被徐凯刷完了。彭玲将信用卡挂失后报了警。警方经过立案侦查于同年8月21日将徐凯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