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评《你怎么这么好看》为何如此“难看”

由于大众审美的差异,影视作品口碑参半的现象并不稀奇,但是不仅口碑不佳,而且还引发众怒,就不得不令人诧异。近期,一档综艺节目《你怎么那么好看》,刚刚播出五集就收获了4.6的低分,不仅被舆论广泛批评,还遭到了原版创作者“太令人失望”的评价。

从制作方给出的宣传信息来看,这档综艺节目定位于治愈系生活真人秀,5位嘉宾通过给出自己领域的指导意见,来帮助生活状况“有问题”的素人进行由内而外的提升和改造。有明星的加盟、有戏剧性的冲突、有改造提升的主题,乍听起来值得期待,但节目播出之后,不少网友评价:“抄得这么烂,可真是把脸丢尽了”“看待女性的眼光,让节目三观直接崩塌”“看到评论都在骂我就放心了”……且不论借鉴国外热门综艺节目形式背后的版权质疑,这些对节目本身的吐槽也折射出舆论鲜明的态度和脾气。

在保持中国内地“最老城市”纪录的上海,社区为高龄独居、行动不便的老人提供居家养老上门服务;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近40名医生面向孕产妇联合开展线上公益门诊;为居民免费发放口罩时优先考虑独居老人,为被隔离的儿童提供心理危机干预服务……各地相继推出关爱“一老一小”的切实举措。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中,更应采取实际有效的措施对特殊群体予以关照。”他说。(完)

以切实举措保护“一老一小”

近年来,我国综艺节目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时期,产生了不少像《中国诗词大会》《国家宝藏》这样令人眼前一亮的节目,但也存在节目质量不高、创新能力不强、价值导向偏颇等诸多问题。《你怎么那么好看》的“垮掉”也启示我们,摒弃简单的“拿来主义”,注入更多文化内涵和社会正向价值,才能让综艺更好满足人们精神文化需求。

需指出的是,在相关部门以公示特殊人群定点医院救治信息、践行帮扶困难民众“暖”行动来回应需求的同时,仍会不时传出令人揪心的消息,比如有报道称湖北当地逾百名癫痫儿童即将断药,亟需外界帮助。

我们并没有期待一档综艺节目能够承担多大的社会责任,也知道表演娱乐的成分大于真实,但基本的人文关怀应是底线。原版节目之所以备受追捧,就是在尊重、包容、肯定每个人的生活方式的基础上进行改造,传导的是“原本的你已经很美了,但还可以更美”的价值。倘若传递的价值观导向背离了主流价值和人们认知,倘若让很多观众感到被冒犯,就不得不反思这样的综艺节目有无存在的意义。现实中,为了流量去制造各种冲突,利用各种夸张表演夺人眼球,为了收视率而迎合大众的偏见和低级趣味,这样的表演是可耻的,也是不道德的。任何一款大众文化产品,光有经济利益不行,必须注重社会效益,都要讲格调、讲导向。在这一点上,相关平台有前车之鉴,更应该做出深刻反思。

2月10日,当地卫生院院长朱永平(中)为一名“留观”儿童做检查。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滞留昆明的123名湖北籍游客,被安置在昆明市西翥温泉度假山庄,这些游客目前身体检测均为正常。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常健认为,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领导层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从以往经验来看,特殊群体在重大灾害时最易受损,也易发生“衍生灾害”。

“一老一小”均是新冠肺炎易感人群,他们的安危备受关注。由于疫情危重症人群中以老年人居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带领的团队发布了针对老年人防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指南,从传染源、传播途径、易感人群提出建议。

如果说态度问题还可用嘉宾修养不高“背锅”,那么价值观的走偏就是节目本身的问题了。与原版节目改造对象更为多元相比,《你怎么这么好看》明显倾向改造女性,过度迎合社会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是触犯众怒的另一个原因。女博士被打上单身、大龄的标签,经历“丧偶式育儿”的四胞胎妈妈被丈夫抱怨“不美了不温柔了不关注自己”,北漂姑娘因为过劳肥被歧视、事业有成的优雅女医生被儿子吐槽太土跟不上潮流……面对这些,需要改变的不是女性本身,而是社会对女性的各种偏见和压力。可以说,节目每一期都戳中了社会上的焦点问题,却也刺痛了正在经历这一切的普通人。很多在节目中看到了自己的女性,感受到了来自节目组的“恶意”。

疫情防控要体现“人文关怀”

《你怎么那么好看》为什么如此“难看”?一个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嘉宾乃至节目组对待素人的态度让人颇为不爽。无论是冲进别人家中对他人生活随意做出评价,还是嘉宾频频表现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抑或是当海归女博士明确表示对化妆没有兴趣、不喜欢消费主义之后,依然按照嘉宾自己的喜好强行改造,都暴露了嘉宾令人堪忧的专业素养,也看不到对人的尊重、对多样性的尊重。的确,改造提升肯定要找到靶子,但是这种“把批评当建议、把傲慢当好心”的做法,是赤裸裸的做秀与表演。

为让悲剧不再重演,北京对残疾人信访电话实时24小时值班,福建对近2万名残疾人工作者进行排查,宁夏要求各类康复机构建立残疾人康复需求信息台账。

10日开始,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配备同步手语翻译服务。中国聋人协会主席杨洋表示,通过这一细节,真实感受到什么是“全社会关爱残疾人,一个都不能少”。

2月10日,武汉市江汉区新华街取水楼社区为辖区的老人送菜上门,社区工作人员把菜放在门口,敲门提醒老人菜已送到。据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社区有行动不便的居民提出送菜上门的要求,社区都会尽可能满足。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因疫情影响造成监护缺失的儿童信息应第一时间上报。”11日来自中国民政部的一份通知得到外界好评。新冠肺炎疫情下,人们在战“疫”时对一些群体予以“特殊关照”,让“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疫情之下,弱势群体受到损害的风险比其他群体更高。这时更应加强对他们的保障,并根据他们的特殊要求予以特殊关照。”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常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

针对不便往返医院的慢性病患者,苏州发布通告称“疫情防控期间,对于病情稳定的门诊慢性病参保患者,我市定点医疗机构每次处方用量可增加至2个月”,杭州允许符合条件的人群委托亲朋好友或社区工作人员到医疗机构代配慢性病药品。也有电商平台推出“买药不出门”服务。

常健指出,不仅要关注“一老一小”,残疾人、慢性病患者等也是疫情中最易受到侵害的人群。有报道称,湖北黄冈一名17岁的脑瘫患者在家人被隔离期间死亡。常健以此为例说,疫情来临时更不能疏于对他们的关照,“要在疫情之下体现出人文关怀”。

帮扶行动要坚持“以人为本”

事实上,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新型冠状病毒防控指南(第一版)》中就对老年人、儿童等特殊人员防控作出明确规定。从发布《养老机构疫情防控指南》《孕产妇防控新冠病毒手册》等,到分别举行以老年人、孕妇儿童等特殊群体防护为主题的新闻发布会,官方回应外界关切。